十年

nothing

回忆录(四)无情①

有些不通顺,不定时更新。

第三次除魔大会的时候我终于见到了他。那个传闻中的魔教小长老。

他长得比传闻中的还要好看。明明是魔教的人却穿着一身白色的道袍,手里拿着一支晶莹剔透的玉笛,通体绿色,腰间佩着一柄长剑,脸上挂着笑。

第一次见他的人都会被他的外表欺骗,以为他是哪个仙门的弟子,但他其实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

十年前我的家人便是被他杀了的。当时我正在幻仙门修练,却收到了魔教杀了我家人的消息。

当时我便发誓终有一日我要为我的家人报仇。

不知道他是不是察觉到我的目光,他把头向我这边偏过来,稍稍一笑,便又把头转了回去。

我的拳头握得更紧了,我现在的表情一定很难看,因为我要一直忍着,仇人就在眼前却不能杀了他,这也是我没想到的。

仙门和魔教打了快一百年,这十几年魔教因为那个人势力大增风头正盛,谁会想到他们会主动来议和呢?

所以第三次除魔大会开到一半变成了议和大会。
但议和并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成的,魔教的人便提议在这里住下,他们刚才便是在交出自己的武器。

那个人的那把剑叫“轻生”,笛子叫“轻声”,因为人们也知道他的名字,大家便叫他无情,魔教的人都叫他小长老。

无情看起来确实不大,不过十七八岁的模样,很难让人想象他杀人时的样子。

不过我知道他已经活了很多年了。无情不是简单的魔修,他还是个真正的魔族。

一千年前仙魔大战无念和忘尘两位神君合力把魔族封印在无尽深渊,两位神君也陷入沉睡,三界之间相接的通道也至此关闭。

魔族不可能出现在人界,除非他一千年前就在人间,也就是说无情可能已经活了一千多年了。

没人知道我心里的想法,我也不会告诉别人。我是不明白那些大道理,但关乎人界和平我也不会主动惹事。

他们已经入座开始谈了。我知道他们今天不会谈正事,便找了个时机偷偷溜了出去。

这次的除魔大会选在了三清山,仙门之地灵气浓郁,三清山更是山清水秀。

我在山里走了一会儿,那些不快倒也都抛在脑后了。

如果没有发生接下来的事就好了,如果看到他的第一眼我就离开就好了。

三清山上的树都不是很高,很容易就能上去。

当我远远的看着一片绿色中的那一抹白时,心里就有不好预感。

仙门之中衣服是全白的除了我们幻仙门,就是雪山的天山教。

天山教在上次的伏魔大会中损失严重这次并没有派人来。因为魔教突然要议和上午刚派人去请他们的教主,送信的人估计还没到呢。

幻仙门除了我其他人都还在那里那么那个人就只能是无情了。

幻仙门都是符修,没什么近战能力。我刚拿出一张符准备上前,但却看不到那个人了。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我这才想起来就算真的是无情,我也不能和他打起来。打不打得过另说,但是破坏议和这一个罪名,我就担当不起。我可不想成为天下的罪人。

也许魔教根本没想议和,无情在仙门的仇恨最高。刚刚在场的所有人几乎都是在忍着不出手,等天山教的人来了还不知道会怎么样。

毕竟天山教的上任教主就是他杀的,还打伤了天山教众多的弟子。

这时我听到有笑声从我身后传来,声音很轻,不知为何我从里面听出了嘲笑的意味。

一回头发现是那个人,也不知道他在我身后站了多久。

故事篇(一)不降①

字有点少,可能还要再发两到三次左右。

希望看文的各位能评论。我想要评论。(。•́︿•̀。)


不降听玓栎说萧阿雪失踪时,心中有点慌。

但他并没有表现出来。当天晚上他留了一封信就自己下山了。

玓栎的话还是不能全信,想当初他们两个人合伙来骗他,虽然是为他好,但是让人很生气啊!

可当不降真的找不到萧阿雪时,他也不害怕。只是认为萧阿雪一定会回来。不过,他到是又想起从前的事来。

嘎--嘎-一不降正在发呆被突然的鸟叫声打扰,抬头看了看果然那个人又来了。

不降是一面墙,曾经还是个人。

他只有十岁之前的记忆,那时这里还是很繁华的一个小镇但现在只是一片废墟。不降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已经在这里很多年了。

再说说那个人。

他是几天前突然出现的,穿着黑抱。来了之后也只是在远处的树下坐着,过一两个时晨后就离开。

不降也不知道他想干什么。不过有人来他还是很高兴的,那怕说不了话,只是看着不降就很满足了。

之后的几天也都是这样。

这天下了很大的雨,树像是要被吹倒的似的,来回摇晃,杂草和树叶满天飞。

他今天不会来了吧,不降在心里想。

然而那天之后那个人也再没出现过。

也许因为人类是群居生物的原因,不降觉得心头像是空了一块。好不容易见到一个人结果又消失了。

不降都怀疑那个人是不是自己幻想出来的。不过一个人习惯了也就那样了。不降只当那个人是自己做的一个梦。

现在梦醒了。

瞎写的


十年忆长白,一生迷局陷。
待君归来日,故人已不见。


满腔愁绪上心头,
无法可解,登高望楼,天地尽是愁。
待到夜半月落时,
寒鸦噤声,开坛陈酒,一醉解千愁。


黑夜里有一双眼睛,
一双漆黑的眼睛,
不住的寻找光明。
待到黎明太阳升起,
阳光便杀死了它。
黑暗啊,才是它的归宿。


海边的风带着一丝咸味,
空气中腐烂的臭味,
令人呕吐。


天上的星星化成碎片,
落在他的眼睛里。
神喜欢他的眼睛,
他就变成了瞎子。


一直折了翅的小鸟,
被我捡到。
等我某天回家时,
一只猫正在阳台上晒太阳,
而地上,
有几根凌乱的羽毛。
后来我收养了这只猫。


脸上虚假笑容,
是谁把戏言当真?
心已黑暗腐朽,
是谁把它拼凑?
黑夜中独自行走,
深渊里自我拯救。


雾气弥漫的世界,
朦胧的灯光,
车水马龙的城市,
震耳的声音,
交纵错杂的街道,
迷失的方向。
我寻找一个,
孤独的灵魂,
和我作伴。

《故人叹》

豪情壮志凌霄汉,一意孤行人心散。
哀鸿遍野尸不换,渐行渐远故人叹。

灵感来自歌曲《故人叹》,真的超级好听!

回忆录(三)

这个故事迟到了很长时间,最近终于有时间写了。

萧阿雪绝对没有要骗萧尘的意思。

给她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天知道出了什么事!
所以当萧尘质问她时她什么也不说。

她本来以为萧尘会惩罚她,但萧尘只是让她回她自己的房间。

“完了。”萧阿雪心想,天啊!她刚才都做了什么啊?她骂了阿尘,“他不会原谅我了。”
萧阿雪抱着她的枕头,在房里来回踱步。

一天前
萧阿雪被萧牧零叫走。她只是离开了三个小时,只有三个小时!回来后就一直在自己的房间里没有出去过。

她不知道萧尘的吊坠为什么会在她房间里,也不知道它为什么会坏了。没人会陷害她的,那些人还没有这么闲。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那是萧尘最重要的东西了。
她想告诉萧尘。但他当时并不在,鬼知道他又去哪了。

萧阿雪回来后那个吊坠就不见了。

这时她是真的慌了。该怎么和萧尘交代?她也不知道。所以她只是没有告诉他这件事。

所以当萧尘拿着吊坠来找她的时候,她只是一直盯着地板。

萧尘知道她拿过,那也会怀疑是她弄坏了吗?

她没想骗他的,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说。毕竟没事的时候萧尘都不会把吊坠拿出来。只不过他最后也没怪萧阿雪。

萧阿雪心里烦急了。这都是什么事啊!谁那么无聊做的这些啊!是想让她和萧尘关系搞僵吗?

天啊!她几天前才和萧尘和好的啊。

对于萧阿雪的烦恼萧尘是一点都不知道。他相信萧阿雪,至少萧阿雪不会动这个吊坠。

萧尘看着坏了的吊坠。

好像,也没有那么心疼。他想。

对于阿云,他终于放不了吗?

他总感觉他的记忆是有问题的。少了一些,错了一些。他并不很清楚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没那么简单就是了。

萧尘把吊坠收起来,决定去看看萧阿雪。她从刚才就有点不对劲。那傻孩子,别是又想多了。哄人很累的啊。

事实证明他真的没想多。看着萧阿雪一脸茫然的在他身后跟着,萧尘回头拉住了她的手。萧阿雪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今天是情人节,街上都是小情侣。路两旁的商店里摆着各种的礼品。

不过萧尘并没有打算给她买。毕竟这些东西没有什么实际意义。

他一直拉着萧阿雪走了很长时间。

开始下雪了。萧阿雪好像终于从自己的世界里回过神来。伸手接了一片雪花。

“下雪了。真好看”她说。

然后对着萧尘笑笑。

萧尘看着她笑也露出了笑容。他们俩个人笑起来是不一样的。

“萧阿雪。”萧尘叫她,“你不用担心的。我是相信你的,以后你不是一个人了。不用再害怕了,我不会再离开了。”

“真的吗?”萧阿雪问。这时他们开始往回走了。

“真的,以后我去哪都会和你说的,也一定会回来的。”萧尘说着把吊坠挂在萧阿雪的脖子上,“这样你相信了吧?”

“那,我们说好了。不要再丢下我一个人了。”

今天是情人节啊,萧阿雪想,不过萧尘从来不过呢。但是她收到了最好的礼物,萧尘的承诺从不轻易许人,而且还有吊坠,这次是真的不再走了。谢谢你,阿尘。

回忆录二

背景:萧阿雪被萧尘捡到,养了几年。年龄差大概10岁。然后有一天萧尘留了一张“我走了”的字条就不见了,那一世的萧阿雪那天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萧尘了。

如果再给萧阿雪一个机会,她一定不会放那个人轻易离开。
那怕死缠烂打也要把他带回来。

她以前说过如果那个人骗她的话就让他死在荒郊野岭,但是萧阿雪真的没有想要让他死在自己不知道的地方。
甚至刚开始一段时间,萧阿雪都不知道他死了,后来还是别人告诉她的。

萧阿雪心想,自己对他来说真的,一点意义都没有吧。不然为什么随便就可以抛弃呢?
当她还很小的时候,她就和那个人生活在一起了。

明明说好要一直在一起的,为什么要抛下我离开呢?
但是萧阿雪却不怪他。
因为她永远无法恨他。

对于萧阿雪来说,那个人几乎就是她的神,是她的一切。为了他,萧阿雪可以做任何事情,甚至在他面前一点尊严都没有。

所以说,只有一个人的时间,真的很孤独。

萧阿雪想着,也许明天他就回来了。
但是萧阿雪一直等,等了很长时间,都没有等到那个人。
而她想要的,只是想再看一看那个人的笑容而已。
但是,一切都已经不可能了。

也许,她也是时候该走了。
她相信,他们之间有一种很奇妙的缘分,无论何时,他们都能够重逢。所以,她并不害怕。

死亡,是另一个故事的开始。他也说过,坦然的面对死亡。

因为,无论在什么地方,我都会陪着你,即使你感觉不到我,但是你也要相信,我一直都在你的背后,看着你,保护你,直到,生命尽头。



该怎么说呢,萧阿雪,对于萧尘,是个很特殊的存在。
不是爱人,亲人,或朋友。
而是,超越了,所有。

为了萧阿雪,他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
他只知道,他不能让任何人伤害她。
但是,从目前的状况来看,他好像,把她保护得太过头了。

而且,他自己的时间也不多了。这时候离开,或许并不是一个好选择,但他想不到还有更合适的时候了。

他并不想去和萧阿雪道别,因为那没有意义。
一个人悄无声息地走掉,是对所有人最好的选择。

他会这样做,并没有人逼他。

萧阿雪对于他来说,固然重要,但是,他自己,也不能明白这份感情。
他只知道,那绝对不是爱情。因为,他根本就不懂得爱。他无法爱上任何一个人。

萧尘又想起了阿云,他只知道自己以前是爱过她的,但是为什么爱,后来为什么又不爱了,他却一点都不知道。

每次想起来阿云,总有一种悲伤,阿云是个好女孩,但是阿云的早逝,是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
有时候,他真的想,就这样放弃这一切,永远的,永远的,沉睡下去。

但是他知道他不能,和命运没有关系,也不是责任。
他只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活,也找不到自己去死的理由。

因此,只能如此这般行尸走肉的活着。

不知道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尽头,但是他知道总有结束的一天。
也许到那一天,许多困扰他的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但是他现在连那些问题是什么都不知道。有时候他会想,这个世界到底是好的还是坏的。但是,这些和他有什么关系呢?

他只是一个人和整个世界都无关,除了萧阿雪,他最爱的三个人名字中都有一个云。

云,多么洁白的东西阿,在天空中漂浮着,触摸不到。
是啊!就是触摸不到。
所以他永远无法真正拥有那些东西。

他感觉自己像是站在一片迷雾之中,周围都是一片黑暗,但是却没有人能过来帮助他,他就站在黑暗的中间,不知道该往哪里走。
他要么在原地站着,要么就四处走动。
但是能走到哪里呢?
误打误撞走出去的概率,真的存在吗?

他想,也许一开始就做错了。他不知道是否真的有命运这种东西,但是,他有点想屈服了。
虽然他告诉自己不要认输,但是,没有人支持他。
他永远永远,都只是一个人,一个人。
一个人来了又一个人走了,一个人孤独着,寂寞着,消失了。

对于萧尘来说,萧阿雪是他的光,虽然那束光并不能够拯救自己,但是也能给他的生命中带来温暖,让他愿意去相信世界上有美好的事物,愿意尝试着活下去,去相信别人,感受美好。

尽管很多时候他并不能感受到,但是看到萧阿快乐的样子,他会觉得心安。
他想,这就够了不是吗?为什么要去想那些没有意义的问题呢?只要能一直陪着萧阿雪,就行了。
不过,真的好累啊!

所以,就让他稍微休息一下。
他只是稍微休息一下,并不是要抛弃她。

所以萧阿雪只知道那一天萧尘彻底走了,但是,却不知道,他走在路上,脸上全是泪水。

萧尘只感觉自己的心一抽一抽的疼,他从来不知道,自己可以有如此强烈的感情。从今以后,就等他再回来的时候,他一定不会,再抛弃她了,他会,永远的和她在一起。

然而事实证明,他以后也在不断地抛弃她,伤害她。直到很久很久以后,久到他们都淡忘了以前所有的一切,他才真正实现他的承诺。

狂爷真是太帅了啊!!   !

回忆(遗)录

修改重发

黄沙埋尘骨风雪无归人

这几年,江湖中名气最大的非雪无尘莫属。

不过人们提起他都是咬牙切齿,恨不得杀了他的表情。大部分人和他确实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只是雪无尘得罪的人太多了,他的所作所为也令他受到很多人的仇视。

那些人想找他报仇也没有办法,毕竟连人家是谁都不知道。

雪无尘的神秘在江湖中人尽皆知,不过也有一些人找他做事。

雪无尘帮别人忙,只有一个要求就是给他想要的,只要你能给他想要的,不管是什么他都会帮你达成。

不过一个多月以前这个人就突然消失,一点消息都没有。 大部分人猜测他死了,因为他得罪的人太多了,可能有高手对他出手。

萧阿雪一个人走在街上,听到人们还在小声的议论着雪无尘。

她也在找这个人,不过和那些人的目的不一样,她大概也是世界上唯一知道雪无尘身份的人了吧。

只是阿尘,你现在在哪呢?

萧阿雪想起她第一次见到雪无尘的时候。那时她还是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孩子,瞒着父母跑出去玩。

在她平常去的那棵海棠树上,却坐着一个比她略大几岁的少年。

少年看到萧阿雪,微微对她笑了一下。萧阿雪不由看呆了。等回过神来,少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萧阿雪的面前。

萧阿雪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就跑了。跑了一会,回过头来看的时候,少年还站在原地,而且还是笑着。

后来阿尘总拿自己第一次见到他就跑这件事笑话自己。说自己长得也不吓人啊,为什么她要跑呢?

‘‘哎呀!抱歉。’’被人撞了一下,萧阿雪总算从回忆中抽出神来。远远的还能看见前面有个人影,看来是有什么急事吧,跑的那么快。

萧阿雪转身进了一间客栈。

雪无尘最后一次出现,是在这座城里。萧阿来这里也只是想看看能不能找到一点线索。毕竟雪无尘是他唯一的亲人了。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萧阿雪一定要找到雪无尘。

火光,哭喊声,兵器碰撞的声音,地上的尸体还在不断的向外淌着鲜血。

萧阿雪已经很久不做这个梦了。

虽然是梦,但也是她最真实的回忆。

萧阿雪十岁那年突然来了一伙强盗,烧杀抢掠,无恶不作。

不过因为离她村子比较远,所以人们还在村子里正常的生活。

但是那天晚上,那些人突然闯进来,二话不说就杀人。

萧阿雪被父母藏在衣柜里。她在里面也不敢哭,透过一条小缝看到父母被杀死时,萧阿雪害怕的尖叫了一声。

那些强盗注意到柜子里面有人,都向这里走来。萧阿雪当时害怕极了,但是等了很长一段时间,外面却没有一点声音。

萧阿雪也不敢打开柜子门自己出去,只能继续躲在里面。

等了好一会儿才听见‘‘吱呀’’一声门被人打开了。

萧阿雪下意识的抱住头,却听见自己无比熟悉的声音,‘‘怎么?我长得很吓人吗?连看都不敢看?”

萧阿雪听到是阿尘的声音气得都快哭出来了。

都这种时候,他居然还有心情开玩笑!

下一刻雪无尘却突然抱住萧阿雪,轻轻拍着她的背,安慰她说,‘‘不要怕,我会保护你的,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我会永远保护你,永远在你身边。’’

梦到这里就结束了。

对于几年前的萧阿雪来说这是一场噩梦,但是现在已经不是了。

梦的最后一刻是雪无尘一身鲜血,但脸上的笑容还是萧阿雪第一次见到他时的笑容。

矛盾却和谐。

不过阿尘笑起来真的很好看啊!像阳光一样给人温暖和希望。

想到这里,萧阿雪心里又难受起来。

雪无尘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笑过了。

萧阿雪不知道雪无尘以前经历过什么。他不说萧阿雪也不问。

天已经快亮了。 萧阿雪索性也就不睡了,出了客栈就开始在街道上乱转。希望能打听到一点关于阿尘的消息。

最近出了两件大事。

一个是江湖第一庄武林山庄被屠之事,另一个是宰相被暗杀身亡一事。

武林山庄在江湖上的地位自然不用说。出了这件事那些武林人士都说要找出凶手替武林山庄报仇。

不过这宰相被杀可大可小。若这是一个奸臣老百姓自然拍手叫好,朝廷那边可能也就意思一下。人抓不抓的到也没事。

但偏偏这位宰相他是个好官。 老百姓心里也是恨得不行。

这下子,朝廷和江湖都被搅翻了天。 而且这个凶手还是同一个人!

当即,朝廷和江湖决定联手,一起来剿杀雪无尘。

萧阿雪当时没打听到消息,便回去了一趟,没想到再回来时就听到这样的事情。

阿尘,知道你没事我很开心。但你到底为什么要做这些事啊?

到现在萧阿雪还是不相信雪无尘会做那些事情。

雪无尘为人虽然冷酷了一些,但绝对不会随便杀人。

萧阿雪现在只想找到雪无尘,当面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朝廷和江湖联手虽然费了些时间,但还是把一直藏起来的雪无尘给找到了。

雪无尘当时也没有反抗,就那样被他们给抓住了。

人们看到雪无尘的时候,更多的却是惊讶。看起来这么瘦弱清秀的少年,谁也想不到他居然会犯下那么多杀孽。

雪无尘被抓后,在大牢里受到什么自然不用多说。

萧阿雪本来想劫狱的,但可惜雪无尘教给她的那些只能让她防身。

雪无尘被处死的那天,很多人都来看了。

很奇怪,对于这样一个人,居然还留有全尸。

萧阿雪想办法把雪无尘的尸体带了出来。 回到山上,把雪无尘埋在一棵海棠树下。

他们第一次见面就是在海棠树下呢。

而且阿尘以前跟她说过,如果他死了,就把他埋在那棵树下。

几年后又出了一件事情,再次把雪无尘这个已经死了几年的人牵扯出来。

原来当年武林山庄和宰相早已密谋谋反,但是不知为何被雪无尘得到这个消息。

雪无尘这人倒是厉害,一个人就把所有的事情解决了。也不知道告诉大家,甚至要被杀了也不说。

人们虽然抱怨雪无尘当时瞒着他们,但更多的还是在为他感到惋惜。

毕竟他做这一件事怎么说也算是一件好事,因此被杀害实在是太亏了。 不过人已经死了,而且和他们也没有关系,那些人也只是这样议论几天事情就这样过去了。

但萧阿雪可不一样!
雪无尘是萧阿雪唯一的亲人。

萧阿雪不恨那些人,要说恨的话,萧阿雪却是有点恨雪无尘的。

他把所有的事情都一个人承担,什么都不说,把所有人都瞒在鼓里,最后却让所有人都知道事情的真相来后悔。

此时此刻,萧阿雪已经不想管什么了。

如果可以的话,她宁愿放弃一切,让雪无尘活过来。 但也已经不可能了,萧阿雪会按照雪无尘希望的那样幸福的活下去,连带着雪无尘的那一份。

对于萧阿雪来说,雪无尘就是困住她的那张网。把她困住,让她快要窒息。

对雪无尘来说又何尝不是这样呢? 萧阿雪也是困住他的那张网。

萧阿雪的祖辈曾经犯下过株连九族的大罪,但却有人逃过一劫。 他们就是逃出去的人的后代。

朝廷知道这件事后就以此威胁雪无尘,让他去暗杀武林山庄的人和宰相。

雪无尘为了萧阿雪,自然是答应了。

但谁曾想朝廷居然翻脸不认人,还要和那些武林人士一起来联合剿灭他! 甚至也是他们威胁雪无尘,不让他把这件事情说出去。

雪无尘知道,自己不死,朝廷一定不会放心。毕竟像他这样的人,实力太强,实在是太具威胁性。
他唯有死才能换来萧阿雪平静的生活。

每个人的人生都是一张网。我们每个人呢,往往互相交织,互相纠缠,形成了世界这个大网。而我和萧阿雪,却是从一开始就注定要互相纠缠的。没有谁欠谁,谁对不起谁,这一切都是我们的宿命。——雪无尘